阿凡酒文化网

李清照词中的酒文化

admin 2020-05-11 11:17:14 浏览量

哪个朝代的酒文化更讲究?

唐朝是中国古代最强盛的朝代。

李白、贺知章、李适之、汝阳王李进、崔宗之、苏晋、张旭、焦遂等八人被称为“醉八仙”,他们的出现,使唐朝的酒文化有积极乐观、豁达开朗的特点。

唐朝的三品高官,腰间常挂着金龟,显示其高贵的身份,贺知章有幸成为其中一员。有一天,他碰到好友李白,两人举杯对饮。恰好贺知章没带酒钱,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解下腰间的“金龟”佩饰,作为酒钱,双方一醉方休。从此,“金龟换酒”成为深厚友谊的代名词。

当时长安酒市颇受欢迎,异常红火。坊内酒肆林立,人流如织,声名远播,甚至连皇帝都挡不住诱惑,派人来买酒。

长安城东门外,官道两侧小酒馆鳞次栉比,绵延数十里,一直到昭应(今临潼境内)。行人可“量钱数多少饮之”,甚至“有施者与行人解之”,人们称之为“歇马杯”。可以说这才是真正的“快捷酒店”!在这些酒馆中,“酒家胡”最受欢迎。

胡人开的酒馆美酒醇香,服务员是清一色的胡姬,她们别具气质,服务热情,才艺双全,吸引文人墨客流连忘返。

在唐朝的酒文化中,少不了与酒有关的诗。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王维的《渭城曲》:

渭城朝雨浥轻尘,

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劝君更尽一杯酒,

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随着这首诗的流传,渭城的酒馆也跟着沾光,很多去西域和巴蜀的亲友,都到渭城饯行,一时间渭城酒馆成为圈子里的“大V”。

北宋初年,宋太祖赵匡胤用一场酒宴,解除了开国功臣的兵权。由此,宋朝的酒文化在浓郁的政治气息下逐渐发展。

北宋期间,人们生活富足安逸,喝“花酒”成为当时的标配,甚至有“无妓不成席”的说法。酒馆为了多卖酒菜,召来妓女撑场面。妓女引诱平民百姓,从中能多赚银子。两者互惠互利,一拍即合。官府为了取得丰厚的酒利,对此睁一眼闭一眼,变相鼓励了这种行为。

宋朝的酒文化离不开宋词。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《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》为人熟知,流传千古。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?知否?

应是绿肥红瘦!

这首词奠定了词人“才女”地位,将词人借酒浇愁,少女怀春的心态,描写得转折恰当,灵动自然。据说赵明诚看到这首词后,日夜做相思之梦。李清照的词给宋朝的酒文化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气。

有色酒起源于古代,据百《神农本草》所载,酒起源于远古与神农时代度。《世本八种》(增订本)陈其荣谓:“仪狄始作,问酒醪,变五味,少康(一作杜康)作秣答酒。”仪狄、少康皆夏朝人。即夏代始有酒。此种酒,恐是版果实花木为之,非谷类之酒。权

谷类之酒应起于农业兴盛之后。

西汉时期的餐饮业十分发达。酒馆门口有一个酒坛筑百起的高台,称之为“垆”,老板挑选年轻貌美的女子,站度在垆旁招揽客人。汉武帝的宠臣司马相如曾经和妻子卓文君私奔到四川临邛。两人变卖了车马等物,开内了个小酒馆,容卓文君打扮一新,当街揽客,司马相如穿着大裤衩在一旁洗盘子。

北宋初年,宋太祖赵匡胤用一场酒宴,zd解除了开国功臣的兵权。由此,宋朝的酒文化在浓郁的政治气息下逐渐发展。

北宋期间,人们生活富足安逸,喝“花酒”成为当时的标配。。。。。,

宋朝的酒文化离不开宋词。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《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》为人内熟知,流传千古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?知否?

应是绿肥红瘦!

据说赵明诚看到这首词后,日夜做相思之梦。且李容清照的词给宋朝的酒文化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气。

酒在河洛地区产生后,百就融入博大精深的河洛文化中。周公在洛阳发布禁度酒令,即《酒诰》,但并未完全禁止饮酒,而是把酒与周礼紧密相连,故周代的知五礼均离不开酒道。现存的《诗经》据说是孔子删定的,但孔子删定之前的"诗"其实就是在洛阳收集保回存的官方文献。在这些诗篇中,与酒答有关的占了大部分篇幅

古代诗人与酒文化的关系

中国古代,诗酒联姻,密不可分,杯盏之间,清浊浓淡,折射出的是人间百态,世事沧桑。而许多诗人更是“借酒浇愁”,“酒后吐真言”,甚至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斗酒之余,即兴成诗,洋洋诗篇中,道出缕缕酒魂,令人叹为观止。台湾诗人洛夫就曾经说过:“要是拿了唐诗去压榨,起码还会淌出半斤酒来”,比喻得实在是绝妙。而品着这些酒诗的醇香,想象着曲觞流水的景象,我不禁有些醉了,比不得下面排行榜中这些酒兴诗人,千杯不醉。

第一:李白

李白素有“酒仙”的雅号,“李白斗酒诗百篇”,在他写的一千五百首诗文中,提到酒的就多达一百七十余首,可谓是酒气熏天,酒香四溢。其中有“会须一饮三百杯”的豪情冲天,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消万古愁”的寂寞无奈,“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”的潇洒旷达,“日暮醉酒归,白马骄且驰”的痛快淋漓,“对酒两不饮,停觞泪盈巾”的黯淡伤别,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的凄凉悲惨……李白一生嗜酒如命,大醉无数,他在给妻子的《寄内》诗中曾说:“三百六十日,日日醉如泥”,而他在《襄阳行》中更是狂饮: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”一日要喝上三百杯呵,这第一酒兴诗人之荣看来是非李白莫属了。

李白酒兴指数:10

第二:杜甫

杜甫自幼好酒,有“少年酒豪”的戏称。他年少时为了饮酒可以“得钱即相觅,沽酒不复疑”、当衫换酒也在所不惜,“朝回日日典春衣,每夕江头尽醉归”,到老时穷困潦倒,不得不叹道“浅把涓涓酒,深凭送此身”。即便如此,也还是写出了象“酒债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”的千这样的古名句……当然杜甫借酒抒情的诗句也有很多:“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做伴好还乡”说的是畅饮归乡的欣喜,“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”道的是颠沛流离皓首穷经的悲凉,“且看欲尽花经眼,莫厌伤多酒入唇”写的是羁旅无涯的愁苦……把酒伤怀,怎一个“醉”字了得!

杜甫酒兴指数;9.8

第三:苏轼

苏轼性格旷达豪放,超尘脱俗,酒入其口,总会化出豪气冲天的诗句来。“人间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”便是一例。东坡在前词中原本是感伤白法早生,功名无凭,充满了沉痛与悲凉,但是走笔至此,心思一转,“管他梦不梦呢,且喝酒去也!”心情豁然开朗,意兴豪迈风发。“明月几时有,把就问青天”,明月更古不变,人生却变化无常,诗人这把酒一问,似是问得痴了。苏子的入诗酒句实在太多,如“酒酣胸胆尚开张”、“但优游卒岁,且斗樽前”,“障泥未解玉骢娇,我欲醉眠芳草”,“对酒卷帘邀明月,风露透窗纱”,“佳节若为愁?且把清尊断送秋”,“诗酒趁年华”……俯拾皆是,数不胜数。

苏轼酒兴指数:9.5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酒文化资讯